當一個譯者會比當醫生困難嗎?

不會吧?

只要你有語言的天分和流暢的文筆,就算你沒有接受過專業的翻譯教育和訓練,你也可以成為一個不錯的譯者。可是要成為一個好醫生,除了豐富的專業知識和臨床經驗以外,你還得是一個有愛心、有耐心的人。

看診比較困難,翻譯比較簡單。這是我的經驗。

可是為甚麼簡單的工作卻比較難獲得呢?

我嘗試了一段時間,努力要成為一個專業的譯者。我對專業的定義是,在翻譯社謀得一份正職,或者翻譯出版一本書。

上完大學的翻譯課程後,我給很多間瑞典的翻譯社寄了求職信,並且在瑞典作家協會的資金補助下,將一本我很喜歡的瑞典文童書的譯稿寄給海峽兩岸幾十家的童書出版社。雙管齊下,可是反應冷淡。回絕的不少,不回的更多,只有一間位於斯德哥爾摩的翻譯社說他們可以與我合作,還有一家位於北京的出版社說他們願意發行那本書。可是到了最後關頭,又都不了了之。我也不知道為甚麼。

我應該繼續嘗試的,如果我非成為一個專業的譯者不可的話。繼續寄求職信,繼續試譯推薦精采有趣的瑞典文學作品給台灣和中國的出版社,這次不成,下次、再下一次,總有一天會有識貨的人出現的,不是嗎?

可是我沒有這麼做。我從來沒有非成為甚麼甚麼不可的決心。

我相信機遇和緣分。我做了,認真地做了,努力地做到最好了,卻沒有反應,那就是這樣了。我不堅持,堅持也不見得有用。

我也是抱持這樣的態度去報名卡羅琳學院的課程的。卡羅琳學院〈Karolinska Institutet〉是瑞典最好的大學,在2010年的世界大學排行榜裡名列第42位,單就醫學院來說的話,是全球前十名的醫學院裡唯一一間不在美國境內的。能到那裡念書或工作都是值得高興的事。

我報名的是一個專門為外國醫生開設的課程,課程的主要目的是幫助外國醫生取得瑞典的醫師執照,一年的課,60個學分。聽說報名的很多,因此還得經過面試篩選。

打算回頭行醫是我的年度計劃,卻不是唯一的選擇。要在瑞典當醫生的首要條件是得取得瑞典的醫師執照,考醫師執照我可以自己準備,可是我不怎麼相信自己的毅力,而且考試不只是筆試,還有臨床操作的部分,這個部份我的確需要醫學院的協助。能夠進入卡羅琳學院就讀的話,我的醫學之路肯定會順利很多。

十年了,不碰醫學整整十年了,要回頭,其實我很猶豫。可是我相信機緣,如果我真的還有機會再次成為醫生的話,這條路應該不會窒礙難行才對。

可是,萬一,萬一行不通的話,我要怎麼辦?……我想去學做糕餅。不要以為我自暴自棄,不是這樣的,我對糕餅業真的很感興趣,學會這門技術是我的夢想之一。

兩個星期前我接獲卡羅琳學院的面試通知,當時我人在美國芝加哥參加一個商展。看了通知,我很焦慮,面試其實是個口試,要討論病例,對不當醫生已經很久了的我來說,這很難,不過最讓我頭大的是面試的日期,五天以後,我還在美國,不可能趕回去。

我立刻發電郵給負責課程的老師,要求更改面試日期。老師斬釘截鐵地拒絕,不愧是卡羅琳學院,作風非常大牌,完全沒得商量。我知道無法如期參加面試是我自己的問題,學校當然沒有義務為我一個人特別安排面試時間,可是我希望把我的狀況解釋清楚,我不要他們以為我是在藉故拖延,所以我又寫了一封電郵給老師。老師考慮了一天,問我何時回到瑞典,最後答應把我的面試時間往後挪三天。

知道自己還有機會參加面試的時候,我是一則以喜、一則以懼。在和學校交涉的那兩三天裡,我的心情起伏不定,嚴重影響我的生活作息,最後我決定打消入學的念頭,如此才能正常執行我在芝加哥的工作。不用去面試,我輕鬆很多。現在知道面試是逃不掉的,我又開始緊張了。

學校有寄來一份簡短的病歷,面試時我得根據這份病歷和主考官討論鑑別診斷和治療方式等等。沒有醫學書籍在身邊,我有點不知從何下手,最後借助了人類歷史上最偉大的發明──網路,我逐漸釐清頭緒。

在芝加哥的最後幾天,我很用功,很久很久沒有這麼用功了。回到瑞典,很累,我睡了十幾個小時,隔天就去位於斯德哥爾摩郊外的卡羅琳學院面試。

星期五的下午,陽光暖暖的,我第一次走進卡羅琳學院。面試的感覺像陽光一樣,出奇地溫暖。兩名負責面試的醫師都很和善,我的診斷完全正確,接下來的處理和治療也完全符合標準。他們的態度很正面,讓我對自己更有自信,因此在面試的二十分鐘裡我滔滔不絕說了很多話,不像平時面對生人時那樣沉默。

面試結束前,年紀比較大的教授級醫師告訴我,這次報名這個課程的外國醫師總共有66名,他們找了33名來面試,我是第33個,然後他們要再從中挑選20名,這個課程一年只有20個名額。年紀較輕的那個醫師問我,在放棄醫療工作十幾年後,現在的我是不是夠成熟了,可以勝任醫生的工作?

我說:「在台灣的時候,我念醫學、當醫生是順應家人的期望,感覺是被動的、無奈的。現在我想當醫生,是為了我自己,感覺有意思多了。以前在醫學方面我做得太少,現在我渴望多做一點、探索得更深入一點。」

一個星期後,我收到另一份通知,我錄取了。

當醫生會比當譯者容易嗎?

不會吧?

那為甚麼我可以擊敗四十幾名醫生順利進入卡羅琳學院就讀,卻無法得到一份翻譯的工作?我的譯筆絕對不會比我的醫術差呀!

為甚麼?

或許這就是機緣吧?或許這就是我的命運。

    全站熱搜

    賴英明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