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一年他八歲,或是九歲,記不得了。元宵夜,不知是誰給他買了一枝塑料關刀燈籠。吃過晚飯,他肯定有拿著那枝燈籠跟鄰居的小孩遊街去。雖然許多細節他已經不記得了,可是他知道那個年代的小孩過元宵節的程序。

他記得比較清楚的是那夜稍晚發生的事。他把關刀燈籠插在臥室外面的一排裝有葡萄糖點滴液的紙箱中間以後,關上臥室的門,上床準備睡覺。從他識字開始,他就有在睡前閱讀的習慣,看的通常是日本漫畫或是中國民間故事。那天晚上也不例外,他躺在床上看書,也不知道看了多久,突然他聽到門外傳來輕微嗶嗶啵啵的聲響。他放下書轉頭朝門的方向望去,從門和地板之間的縫隙裏,他看到跳動的火光。

他嚇得趕緊跳下床,打開門,不得了了,門外煙霧迷漫,燈籠早就熔掉了,好幾個紙箱著了火。他立刻衝到隔壁浴室裏,用臉盆盛水,然後跑回來滅火。來回跑了七八趟,才總算把火給滅了。匆忙之中他忘了穿拖鞋,以至腳底好幾處被點滴瓶的碎玻璃扎破。他沒有注意到,也不覺得痛,是後來幫他做檢查的護士小姐發現的。

他叔叔說他差一點把他的醫院燒掉,從此以後再也不准他提燈籠了,連蠟燭也不准點。

他阿媽說這是神明保佑,如果他把燈籠插在裝有酒精瓶的紙箱中間,或者他睡著了,那……

後來,他真的再也沒有提過燈籠。

很多年過去了,每次他點蠟燭的時候都會想起這件事。


明果房間一隅

    全站熱搜

    賴英明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