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月初,一個叫做Fl!cka〈Flicka,瑞典文:女孩〉的瑞典兒童、青少年人權組織在全國各地的廣告看板上刊登了分別給十二家知名公司行號的公開信。Fl!cka要求被點名的公司答覆為什麼他們要出錢出力誤導瑞典青少年相信個人外表和性能力重於一切,討論焦點集中在傳媒對青少年,尤其是年輕女孩,的影響上。

我在Odenplan地鐵站的廣告看板上讀到三封公開信,覺得很有意思。我相信不少瑞典青少年認同Big Brother或是Paradise Hotel裏的男女揮霍青春的方式,要不然這類節目的收視率怎麼會那麼好?而且好幾個參賽者後來都成了青少年的偶像。我了解Fl!cka的擔憂,我們真的不能簡單地把電視節目當成無關痛癢的休閒娛樂,而忽略了它們對觀眾潛移默化的影響。

今天〈四月十四日〉的metro上有一則關於看電視的報導,日本人平均一天看五個小時的電視節目〈又一個世界第一,可能日本的電視節目特別精采吧〉,瑞典人一天兩個半小時,全球人平均收視時數為每天三小時三分鐘。我們每天花那麼多時間看電視,可是我們有沒有想過電視節目提供給我們的究竟是一種什麼樣的「教育」?說教育並不誇張,當我們每天反覆接受同樣的訊息並把這些訊息深深地牢記在腦海裏的時候,我們就是在接受教育。

現在人普遍重視身體健康,父母親擔心孩子吃了太多垃圾食物,變得又胖又病,通常會告訴小孩什麼樣的食物是好的、對身體有益,什麼樣的食物對身體有害。同樣的,為了孩子的心理健康著想,父母師長也應該教導孩子如何選擇有營養的節目來觀看。或者,主動一點,像Fl!cka一樣,站出來詰問垃圾節目提供者:「你們放送這樣的爛節目,到底是何居心?」

以下我選擇翻譯三封信。有興趣〈且看得懂瑞典文〉的人,可以到Fl!cka的網站〈http://www.flicka.org/〉讀一讀那十二封信。

*****************************************

親愛的TV4:

你們的真人實境電視節目「樂園旅館」Paradise Hotel的情節安排非常簡單,就是參賽者得儘快找到一個同床共枕的伴侶,不然就得打包回家。當然你們還提供了好幾部架設在臥室裏的攝影機、免費的酒吧和不限數量的保險套。

在這個真人秀的時代裏,你們的參賽者的演出也許不是特別驚世駭俗,可是你們的播出時間倒是很嚇人。

你們怎麼會認為週一至週五晚上六點二十分是一個適合播放「性愛肥皂劇」的時間?你們知道今年二月有34824個三至十四歲的小孩看過這個節目嗎?

五月二日我們會在這裡〈http://www.flicka.org/〉公佈你們的答覆。

友善的問候

莎拉‧丹貝
FLICKA計畫領導


*****************************************

親愛的電信業者3:

你們是「老大哥」Big Brother的節目贊助人,大概是因為你們想提升你們的3G服務的營業額吧。

Big Brother的參賽者都明白,在鏡頭前性交會大大增加他們成為名人的機會。今年的節目更是打破歷年來的紀錄,才開播一星期,就有人忍不住在鏡頭前做了起來。經由報導我們還知道,有個參賽的男孩把一個參賽的女孩撲倒在地並且「開玩笑地」把他的陰莖抵在她的後頸部。

想必Big Brother的內容並不會讓你們感到驚訝。經由你們所贊助的節目,你們想要傳達什麼樣的價值觀給青少年觀眾呢?

五月二日我們會在這裡〈http://www.flicka.org/〉公佈你們的答覆。

友善的問候

莎拉‧丹貝
FLICKA計畫領導


*****************************************

親愛的TV3:

在冬春季節,你們播放了「醜小鴨變天鵝」The Swan這個節目。節目裏出現了幾個「長相普通」的女子,經過胸部、大腿、腰部、鼻子、下巴、嘴唇以及全身上下任何想得到的地方的整形手術以後,個個成為可以角逐選美后冠的大美人。

最近關於美容手術的電視節目越來越常見。每一季被嚇到的觀眾人數可能越來越少,可是年輕人仍然多多少少會受到這些節目的影響。根據SIFO的調查,年齡在15至29歲的瑞典女孩中,28%考慮動整形手術。

你們如何看待這個節目可能促使更多的女孩覺得她們自己長得不夠好的危險性?

五月二日我們會在這裡〈http://www.flicka.org/〉公佈你們的答覆。

友善的問候

莎拉‧丹貝
FLICKA計畫領導

    全站熱搜

    賴英明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