復活節過後,長達半年的寒冬終於不再留戀北地,衣袖一揮,轉身挾風帶雨地往南半球呼嘯而去。轉瞬間,北國冰雪消溶,大地回春。各色番紅花首先迫不及待地在仍顯枯黃的草地上探出頭來,緊接著光禿的各類林木枝頭也染上鮮嫩的新綠。

當此良辰美景,一向百毒不侵的我卻無來由地病了。人犯懶無力,噴嚏卻打個不停,眼睛癢得難受,流鼻水鼻塞鼻癢等症候都是有的。這些症狀我並不陌生,因為此類病人見過不少,還不就是過敏體質,在台灣很多小兒都有這問題。這病在日本叫做花粉症,中醫典籍裏寫的是鼻鼽〈ㄑ一ㄡˊ, qiu2〉,西醫則稱為季節性過敏性鼻炎。中醫辨症論治,一般給與病人驅風溫肺補脾之劑,如小青龍湯、玉屏風散等處方。西醫則以症狀治療為主,口服抗組織胺類藥物或佐以類固醇鼻噴劑為標準療法。治療效果由醫師經常都得安慰憂心的病患家長:「過敏症狀通常會隨著小孩子年齡漸增而減輕,過了青春期症狀甚至可能會消失喔!」可見一般。治病宜治本,找到過敏原然後避免接觸過敏原,此症自然不藥而癒。但是想要在晚春時節的瑞典避開空氣中漂浮的各類花粉〈會引起過敏的花粉多由橡樹樺樹山毛櫸等落葉喬木釋放而出。森林佔瑞典國土面積的55%,幸好以不具致敏性的針葉林居多。但是城市裡頭栽種的行道樹卻多為落葉喬木,可能是因為落葉喬木長得比較快而且看起來比較美吧?〉,除了停止呼吸之外,大概沒有其他的方法可行。

在台灣未曾患過花粉症的我,在經過瑞典的三個春天洗禮之後,終於還是得了這個惱人的「花柳病」。從西醫學的觀點來看,過敏性鼻炎屬於第一型的過敏反應,患者要先接觸到過敏原〈花粉〉,然後體內的免疫系統產生對抗該抗原的抗體,之後當患者再次接觸到過敏原時,抗體與抗原相結合,刺激肥大細胞釋放出組織胺及血小板活性因子,因而人體產生種種過敏症狀。從中醫學的觀點來看,久居極北寒冷之地使我的體質產生了變化,之前在台灣頗為陰虛陽亢的我,現在顯然連氣都有點兒不足了。……

到目前為止,對過敏性鼻炎中西醫皆尚無根治之道。一想到往後的日子,在北國,每年艱苦地跟嚴冬搏鬥六個月之後,好不容易倖存下來盼到春暖花開,竟然還得繼續忍受幾個星期的草木無情作弄〈或是有情作弄??花粉是植物的生殖細胞,就跟動物的精子一樣……WOW!那麼多精細胞在我身上亂竄!〉,對於已經步入前中年期鬥志不再昂揚的我,南遷的念頭不禁油然而生:地中海岸的陽光沙灘猛男美食,令人心嚮往之,也許那兒才是最適合我生存的所在。

    全站熱搜

    賴英明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